欢迎访问: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LOL同人主宰之力】17

「为了诺克萨斯,在下不过是尽了绵薄之力。」辛吉德依旧陪笑着说道,极
尽的谦卑。
  「你就好好藏着你的狐狸尾巴,千万别让我踩到。」
  「您真是说笑了,我这一切,都是为了诺克萨斯。」
  「这个就是你们所谓的瓦罗兰之心?」德莱厄斯来到了中央控室,那一座巨
大的熔炉前。「比想象中要大很多。」
  「不,这个只是熔炉,将瓦罗兰之心和瓦罗兰之眼结合在一起的机器。这个
熔炉中的内核才是心脏,将心脏的力量通过机器与眼睛的力量结合,产生了屏蔽
魔法能量场的效果。」黑默丁格得意的说着,这是他的伟大杰作,至少在他看来
是如此。
  「说实话,我很喜欢。」德莱厄斯说的是实话,他讨厌那些他一窍不通的东
西,魔法自然首当其冲,而科学,也是如此。「不过,我不喜欢你们。」
  「您这是?」黑默丁格看着德莱厄斯手中的巨斧,一步步的后退。「辛吉德,
这是怎么回事?和说好的不一样。」
  「没错,正是这个约德尔人不断的试图引诱我来背叛诺克萨斯。但是我将计
就计让约德尔人的技术为我诺克萨斯所用。现在,是时候让这个约德尔人醒醒了。
德莱厄斯大人。」辛吉德谄笑着,讥讽的眼神令黑默丁格明白,自己不过是辛吉
德手中的棋子。而他的梦想也不过是辛吉德利用的工具罢了。
  「当然,这自不必说。」德莱厄斯迅速挥砍,却偏离了不少,巨斧嵌入地板。
看来右手的伤让他无法像之前那样挥砍自如,而且精准度也差了许多。但即使如
此,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约德尔人依然是杀鸡牛刀,干掉这个约德尔人,接下来
就轮到这个讨厌的秃头了。
  「辛吉德!你背叛我!」黑默丁格一边咒骂着一边慌乱的逃窜,但从口袋中
掉出的控制器让他定了神。「体验科学的甜美气息吧!」
  「您在叫我?黑默丁格先生?」黑暗的走廊中,走出一个蓝色的身影。伊泽
瑞尔手握传世之剑走了进来。
  「哦?我差点忘了,还有这家伙。」辛吉德挑了挑眉毛,他开始更感兴趣这
个未来战士能否敌得过德莱厄斯。不过无论胜败,他都有利可图。但紧接着,辛
吉德的注意力被伊泽瑞尔手中的传世之剑吸引了去。那把剑是他亲手将其当掉的,
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伊泽瑞尔的手上。辛吉德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三
两步退开,看来结局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没错,没错!帮我解决掉那个男人!还有辛吉德!那个叛徒!」黑默丁格
近乎歇斯底里的叫喊着。手舞足蹈的指着德莱厄斯。
  「但是,抱歉,黑默丁格先生。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伊泽瑞尔握着剑
刃,他知道自己不杀黑默丁格,他也会死在那个诺克萨斯人的手中。他现在需要
做的,就是毁掉这个巨大的熔炉和里面的核心。
  千欲之心,千窍之眼需以千世之刃,千钧之力予以损毁。如今千世之刃已在
手,只差千钧之力。火箭背包启动,伊泽瑞尔直冲屋顶,手握传世之剑调整好角
度,对准熔炉急速的俯冲而下。用黑默丁格赐予的千钧之力来粉碎黑默丁格制造
的罪恶。
  疾风将伊泽瑞尔的黄发吹起,他想起自己的过往,那些无数的冒险经历,死
亡沼泽中的鬼魂歌唱,恕瑞玛沙漠中的千年木乃伊,宏伟屏障南部的会说话的犰
狳以及瘟疫丛林中各种千奇百怪的生物。当然,他最怀念的还是那个一袭警服,
用狙击枪维护皮尔特沃夫治安的警长凯特琳,虽然他们有时候会吵架不合,但每
次探险归来,他总是迫不及待的与她分享。然而现在,他的生命已然到了尽头,
却再也没有见到她。
  再见了,凯特琳。再见了,我的朋友们。我叫,伊泽瑞尔。
  就像蓝色的子弹撞向熔炉,巨大的熔炉有一股巨大的能量由内而外的爆发出
来,产生剧烈的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让黑默丁格的头发杂乱无章的晃动着。
黑默丁格绝望的看着熔炉在巨大的火焰中燃烧,这让他绝望,这是他一手建造起
来的,没有魔法的美好世界,缺毁在了也是他一手制造的未来战士手中。他什么
都没了……
  「你做的很好了,黑默丁格。」一个男人在巨大爆炸产生的混乱中出现,没
有人注意到他是如何出现的。
  黑默丁格,辛吉德和德莱厄斯闻声望去,三个人却产生了不同的反应。
  「啊,是您!这这这这这真是太好了!」黑默丁格连忙跑到男人面前,匍匐
在脚下,虔诚的喊道:「伟大的科技之神!赐予这些愚昧之人惩罚吧!」
  而辛吉德却只是谦卑的一笑,深深的鞠躬。拿着巨斧的德莱厄斯似乎不敢相
信自己的眼睛,本能的后退了一步,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内心深处的不安终于被
印证了。
  「抬起头来吧,黑默丁格。你做的很好了,现在,已经没有你的事了。」男
人的声音充满着仁慈与温柔。
  「谢谢!谢谢!伟大的神!」黑默丁格连忙抬起头,却看到男人身旁还有一
个人走了出来。一个暗紫色长发女人,有些下垂的双乳袒露在外,褐色的乳头上
不断的分泌着乳汁,一直向下流淌着,左手的手背捂在嘴上,妖艳的笑着。
  「等等!你你你你是……乐芙兰!」黑默丁格就像看到了世界上恐怖的东西,
眼前这一幕动摇着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信念。「为什么?」黑默丁格望向男人,
在寻找着答案。
  「我说过了,已经没有你的事了。黑默丁格。」男人没有如黑默丁格所愿,
回答他的疑惑。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和您在一起?」黑默丁格感受到了欺骗,这个
欺骗更甚于辛吉德的利用。这是他自己的信仰背叛了自己。不管是伊泽瑞尔还是
辛吉德,还是他一直以为的科技之神,在这一瞬间,全部背叛了他。
  「动手吧。」男人收回了仁慈的声音,只有冰冷的三个字。
  「遵命!」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了黑默丁格的喉咙上,说话的人,正是诺克萨
斯的顶级刺客。
             第五十一章影流之主
  德莱厄斯确定,这不是梦。黑默丁格的尸体,火光下看不清表情的辛吉德,
收起滴血刀刃的泰隆,还有站在男人身后那个妖媚的女人,乐芙兰。这比任何的
噩梦都让德莱厄斯感到绝望,虽然他很少体会到这种滋味,但此时此刻绝望就像
喝下去的冰水,冰凉蔓延至全身每一个毛孔。德莱厄斯微微耸了耸右肩,确保自
己还能挥舞的动这柄巨斧,他就是这么个男人,即使处在绝望深处,他也要试试,
看看这绝望能经得住他几斧子。
  「你知道吗?我就是欣赏你这一点。」男人察觉到了德莱厄斯的动作,由衷
的赞赏道。
  「多谢夸奖。杜·克卡奥将军!」德莱厄斯咬着牙,「将军」两字几乎是从
牙缝里挤出来的。说话间,伴随着全身的力气,德莱厄斯拖着巨斧冲到男人面前,
向上挥砍。然而杜克卡奥的速度更快,右手食指勾住腰间短刀刀柄上的圆环,如
闪电一般抽出,倒握短刀横于胸前,整个动作完成的同时,巨斧已经砍了过来。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之后,德莱厄斯整个人被震退,一个踉跄险些没有站稳,巨斧
拄地勉强保持着平衡。而杜克卡奥也不过只是后退了一小步。
  「现在,你才是将军,不是吗?」杜克卡奥用食指勾住圆环,玩弄着手中的
短刀。「站都站不住,可不是一个诺克萨斯将军应该有的表现。」
  刚才的撞击让德莱厄斯的右臂伤势加深,现在只要勉强用力,就会产生巨大
的酸痛,肌肉被撕扯一般的酸痛。
  「看来你负伤了,不过诺克萨斯的信条,我想你不会忘记。我曾经教过你,
胜利就是一切,即使敌人是女人,老人,孩童,残疾,伤者也要不择手段……」
  「荣耀如同垃圾,只有实力才是唯一准则。」德莱厄斯回应道。杜克卡奥曾
经教过他的东西他都牢记于心,他也从心底认同诺克萨斯的信条。
  「很好,你还记得!」杜克卡奥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但眼眸的亮光终究抵
不过刀刃的寒芒。几乎看不到杜克卡奥的出手,两柄短刀已经刺入了试图直起身
重新战斗的德莱厄斯的身体,一柄位于左肩,一柄位于右膝。
  「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德莱厄斯。」杜克卡奥一步一步走到单膝跪地的
德莱厄斯面前,眼神中只有怜悯。「我培养你,希望你能够为我献上整个世界,
我希望你背叛我,让我的仇恨来加强我的欲望,所以一直以来,我让你跟随我,
让你目睹了我是如何终结了达克威尔的统治。令我惊喜的是,你在我身上如法炮
制了。我原以为你会成功,但是,你太弱小了,弱小到不得不寻求他人的帮助来
满足自己无法驾驭的欲望,于是,你的身边出现了漏洞。而这,就是你致命伤。」
  「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吗?」德莱厄斯没有理会两人。原来自己奋斗的一声,
从贫民窟的底层爬到诺克萨斯权利的制高点,不过一直都在这个男人的手心里,
这棋子的一生让他不甘心。
  「这就是瓦罗兰之心。我可不会让这么珍贵的东西就这么被毁掉。只是可惜
了那只眼睛。」杜克卡奥从怀中掏出一个漆黑的圆球,上面有着一粒粒蠕动着的
肉瘤一样的物质。「如果不是因为你太弱,我大可不必让这个恶心的约德尔人来
帮我测试这件神器。不过,我还是帮你完成了整个大陆的征服。怎么样?成为整
个大陆的主宰,感觉如何?」
  面对着杜克卡奥的戏谑,德莱厄斯笑道:「美妙极了,就像你便秘十天后那
一瞬间的畅快!」右腿强忍着疼痛起身,然而巨斧刚刚举起,就已经被割破了喉
管。巨大的身躯颓然的向后倒下,再也无法动弹。
  「生动而形象的比喻,德莱厄斯先生。从你的手中拿过整个大陆的支配权,
我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快意。」杜克卡奥婆娑着手中的黑球,棱角分明的轮廓印在
一片火红之中,影子随着火焰的摇曳晃动着。
  「那是因为这一切都在您的预料之中。大人。」辛吉德随时不忘赞美之词。
「属下只是不明白,为何要让黑默丁格……那个恶心的约德尔人来测试这件神器。」
  「瓦罗兰之心,包含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原生力量,它就是这个世界的本体。
但是一直都在沉睡着,只有极度渴求之心才能唤醒它,所唤醒的力量也是与唤醒
者的渴望相对应。」杜克卡奥对着大火举起黑球,仔细的看着每一个肉瘤,如数
家珍。
  「于是那个约德尔人极度狂热的信仰唤醒了屏蔽魔法之力……」辛吉德恍然
大悟。
  「咯咯咯咯,还让人家当试验品。」乐芙兰用手背捂住嘴,笑了起来,丝毫
看不出来对此有什么不满。
  「那个约德尔人的欲望太过于纯粹,只能唤醒其一,而且他的力量实在有限,
仅仅能产生五米的有效范围。而我不同,我要整个世界。」杜克卡奥眯着眼,透
过火光,他似乎在黑球之中看到了整个瓦罗兰就如同这心一般握在他的手中。
「服从。有了征服的基础,我要无条件的服从。」
  火光之下,总有阴影。杜克卡奥的影子渐渐有了变化,一只黑色的手臂从杜
克卡奥的影子里伸了出来,最前端是尖锐的拳刃,从背后刺向影子的主人。但是,
有一把飞刀比影子更迅速,从侧面挡开了影子的攻击。
  「嘿嘿嘿,被发现了吗?」一个全身漆黑的人从杜克卡奥的影子中怕了出来,
就如同从深渊中来到人间一样。
  刚刚替杜克卡奥挡过了一击的泰隆随时准备战斗,一言不发,只是注视着眼
前的敌人。
  「跟着你,果然有好东西。」面具之下的劫阴森的笑着,透露出无穷的欲望。
  「你的朋友吗?泰隆。你留下来招待他吧。」杜克卡奥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
生一样,收起瓦罗兰之心,向出口走去。
  「嘿嘿,没有人可以离开。」劫的真身从门口走进来。堵住杜克卡奥的去路,
身边跟随着四个黑影分身。
  「哦?忍者?」杜克卡奥挑了挑眉。「为了艾欧尼亚报仇吗?」
  「不,你误会了。艾欧尼亚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要那颗心,我要整个世
界的力量。我会成为世界的中心。」
  「很不错的欲望,但是,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来驾驭了。」杜克卡奥右手
轻抬,劫左边的两个影子就已经被掷出去的短刀打碎。而另外一边的两个影子也
被泰隆的飞刀刺穿消散。
  「真不愧是诺克萨斯的将军和顶级的刺客,」劫整个人开始变得模糊,犹如
那些漆黑的分身一般。其他的分身再次凝聚,五个分身与本体一同从各个角度攻
向杜克卡奥。
  「男人们真是野蛮。咯咯咯咯。」乐芙兰笑了几声,突然消失不见了。辛吉
德见状只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祈祷那个忍者不要注意到这里。
  班德尔城几乎已经乱了套了,李青和薇恩都知道伊泽瑞尔兑现了他的承诺。
如今他们还需要静观其变。而另外一边,曾经的「主舰斥候队」和「麦林突击队」
的幸存者已经悄悄的集结,他们苦苦等候的时机到了。
  另一边,焦急的兰博拽着锐雯的缰绳,想要骑着她离开,但锐雯根本不听从
他的指令,她的主人只有两个人,兰博显然不在其中。
  「好了吗?趁那些人还没发现这里,赶快!」吉格斯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一
旦混乱过去,就是插翅难逃了。
  「该死,这个不听话的畜生!」兰博愤怒的一脚踹在锐雯的屁股上,但锐雯
丝毫没有反应,反倒是自己险些倒在地上。「要是我的大家伙还在的话……」兰
博恨恨的说道,如果他的机械还能运转,他一定会让这些人类好看。
  就在兰博愤愤不平之时,锐雯身后「砰」的一声爆炸,吓了兰博一跳,那是
吉格斯的炸弹。就在兰博还没多想的时候,吉格斯一把拽起兰博到锐雯身上,骑
着被炸弹爆炸惊吓的锐雯狂奔而去。虽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但在撞翻门卫
之后,趁着混乱一路逃出城外。
  虽然实验室内显得平静很多,但对于世界的争夺,却让这里的气息无法平静
下来。抖动的火焰与晃动影子,光影交错。
  「很不错的杂耍。」杜克卡奥毫发无损,即使面对不同角度的攻击,他依然
能够游刃有余。双手同时挥舞着数十把短刀,每一把短刀都如同静止的漂浮在身
边,只是在需要时,才被快如闪电的双手握在手中,进攻或防御之后,便又放开,
让短刀留在空中,自然下落。整个过程只在转瞬之间,每一把短刀还未下落一厘
米便又被杜克卡奥握在手中。犹如闪电般凌厉的攻势,一刀刺心,其余的短刀全
部收入刀鞘。「忍者,你输了。」
  「嘿嘿,只要有影子,就没人能够杀死我。」被穿心的劫犹如暗影分散开来,
只留下握在杜克卡奥手中的短刀。
  「真是麻烦。」杜克卡奥收到入鞘。掏出瓦罗兰之心。「出来吧,小老鼠,
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杜克卡奥掏出来的一瞬间,劫的手已经盖了上去。
  「感觉到了吗?整个世界的力量?」杜克卡奥扬起嘴角,两个人的手完全包
住了瓦罗兰之心。
  「没错!没错!这无穷的力量!就是这个力量!超越禁忌的力量!」劫的语
调因为兴奋而颤抖着,他的欲望正在逐渐被满足。劫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涌动着
躁动的力量,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的活跃着。猩红的双眸甚至透过面具,折
射出阴森的色调。
  「没错,你要的力量,足以杀死你的力量!」杜克卡奥的眼神比劫更加凌厉,
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什么?」劫察觉到异样,但为时已晚。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人操纵。
  「没错,比力量更强大的力量,就是服从,无条件的服从!服从于我,用你
那无上的力量,毁灭你自己。」杜克卡奥一字一句的说出自己的欲望,这个觊觎
他的世界的忍者,便是他让世界屈服的第一步。
  不单单是劫,就连一旁的泰隆和辛吉德都感到一种异常强大的压力,身体完
全无法动弹,犹如机械一般,大脑再也无法对身体发出指令,只是无条件的接受
肢体对大脑的反馈。
  「你,不能……」劫挣扎着反抗,但依旧是徒劳的,自己的身后已经出现了
一个分身,拳刃瞄准劫的后心,准备刺下去,但分身却在劫仅存的自我意识之下
进退两难。
  「只有我,才是世界的主宰!」杜克卡奥曾有意让德莱厄斯联合斯维因和乐
芙兰设计铲除自己,一来为了让德莱厄斯为自己铺路,二来就是让自己对欲望的
苛求更加强烈。当一个梦寐以求的东西已经近在咫尺,这种欲望很容易达到顶峰,
无人能挡。
  「不……不!我……我是……影流……之主!」劫的身体控制权不断的被剥
夺,犹如抽丝剥茧一般流逝,自己的一切全部掌控在对方的手里。他已经得到了
这个世界的力量却无法掌控自己,这对于劫来说是根本无法容忍的。分身的利刃
已经抵在了他的后背上,身体的触感反馈可以让他完全的感受到死亡那一刻的痛
苦。他已经无力在操控这一切。但他不甘心。
  「死吧!」杜克卡奥一声令下,分身的利刃贯穿了劫的身体。刺入的那一刻,
杜克卡奥,泰隆和辛吉德的身后同时出现了一个分身,同样的动作,刺向他们的
后心。
  劫在倒地前,恍惚之间看到了匍匐在他脚下的林长老,那个被他笑为愚昧的
老人。那句被他不屑的话,萦绕在他的耳边,成为对他莫大的讽刺。「你……终
将……毁灭于……你所追求的……力量……」
  劫手握着整个世界的力量,他不甘心,他是影流之主。
  泰隆虽然察觉到了危险,但根本无法控制身体躲避,虽然分身的这一击无比
的笨拙而缓慢,但却无比致命,利刃刺入,鲜血迸流。
  杜克卡奥在利刃刺入自己的后心之前,便击碎了分身。如今这些暗影都随着
这个忍者的死亡而消散,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的道路。他不管外面是如何的
混乱,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的渴望足够强烈,这些混乱都将屈服在自己的控制之
下。
  杜克卡奥收回瓦罗兰之心,在吸收了黑默丁格的狂热和劫的欲望之后,已经
变得有些透亮。他掌握着这个世界的心脏,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而倒在一旁的泰隆和辛吉德,他们已经充分的发挥了各自的利用价值,今后
的世界,不再需要他们来赞美,来效忠。因为会有数不尽的臣民来赞美,来效忠
他和他的世界。
  「美妙的世界,迎接未来吧。」杜克卡奥将瓦罗兰之心举在面前,白色的闪
电从瓦罗兰之心中迸发,电光四溅,一个完全服从的世界已经唾手可得。
              最终章主宰之力
  一个完美服从的世界,再也没有分歧,没有争斗,没有民族,没有国家,没
有秘密可言,没有爱情亲情友情,所有人都只不过是一台台机器和一个游离于身
体意志之外的大脑,就像一个旁观者,不由自主的看着这一切。整个世界有的只
是所有人都服从一个人的意志,那个人,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而那种力量,便
是主宰之力。
  一个人与无数个旁观者的世界。
  杜克卡奥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个世界,这是权力的顶点,是他追求的终极目标。
迎着闪电迸发出的强光,不但没有回避,反而睁大双眼,他要看着,仔细的看着,
一个属于他的世界诞生。
  闪电平息,一切安静了下来,只有大火依然在噼啪的燃烧着,似乎是这寂静
世界的唯一活物。一切都生存在了杜克卡奥的意志之下,这种将整个世界握在手
中的感觉让他甘之如饴。
  然而,就在他还未好好品尝这甜美滋味之时,他的心脏一阵悸动,心跳的频
率越来越快,手中的瓦罗兰之心似乎也在跳动,两颗心脏的跳动频率逐渐的趋同。
杜克卡奥捂住心口满头大汗,他只觉得一阵恶心,闭上眼天旋地转。当他再一次
睁眼时,自己已经不在残破的实验室了,而是一个四周都是蠕动着不明物体的房
间,一下下的蠕动就像心脏的跳动,和他的心跳无比合拍。而房间的中间,他的
正对面,站着一个男人。蓝色的皮肤显的无比怪异,紫色的符文纹刻在他赤裸的
上半身上,甚至连光洁的头顶上都是,身后背着巨大的卷轴,而左臂夹着一本巨
大的古籍。
  「谁?这是哪里?」杜克卡奥下意识的去抽短刀,却发现空空如也。「我是
世界的主宰!你不可能屈服于我的意志!」
  「我?」男人慢慢睁开眼,完全没有眼瞳,体内犹如存在一个能量体,从他
的眼鼻口透射出淡蓝色的光芒。「我既是瓦罗兰,你们称我为世界。」
  「世界?」杜克卡奥受够了这个疯子的疯言疯语,连忙掏出瓦罗兰之心,紧
握在手中。「就算整个世界,也已经掌控在我的手中!」
  「这并不重要。」自称瓦罗兰的男人只是抬起手,瓦罗兰之心便莫名出现在
了他的手上。「重要的是,你能付出怎样的代价?」
  「代价?」杜克卡奥虽然特别的不情愿,但眼前的事实让他实在无法理解,
或许这只是某些宵小躲在暗处用魔法偷袭他产生的幻觉?不,不可能,他已经掌
控了整个世界,不可能有人会有如此忤逆的行为。
  「代价。这个世界并非如此慷慨,就如这颗心。」男人举起瓦罗兰之心,原
本黑色的球体变得透亮,内里已经真空,球壁薄薄的一层,仿佛一碰就碎一般。
「这个世界的所有都蕴含于其中,将里面的东西抽离出来为你所用,便要付出相
应的东西来填补。黑默丁格付出了他的信仰与狂热,劫付出了他的生命与癫狂。
那么你,可以付出什么?」
  当男人蓝色的眼眶中,虚无的光重新扫到杜克卡奥的身上时。他再一次下意
识的摸向了自己的短刀,但依然什么都没有。
  「一派胡言!」杜克卡奥无法理解,也无法承认。已经到手的世界却如此难
以驯服。内心刚刚被满足的欲望卷土重来,势不可挡。
  「你需要这个。」男人伸出另一只手,手臂上的符文闪耀着紫色的光芒。
  杜克卡奥突然握到了坚硬的刀柄,本能的食指扣住圆环,向前将短刀甩了出
去,但是整个短刀全都没入了男人的身体,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伤痕。
  「你是否有能够付出之物?」
  「哼,哼哼。付出?」杜克卡奥向后靠在蠕动的墙壁上,自嘲道:「我的欲
望,我的仇恨,我的不满,我的嫉妒,我的……愤怒!」
  「一文不值。你不足以支付这主宰之力。」男人简单的评估了一下,就仿佛
是市场上一个老道的商人。紧接着手臂夹着的古籍凭空浮在身前,不断的翻着书
页,最终停在某一页上。杜克卡奥的周身被一道道蓝色的闪电禁锢住,电击的痛
苦让他面容扭曲,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你……你不能,夺走,我的……这是……我的……」杜克卡奥深至骨髓的
痛楚让他的咬字开始模糊,就连视线和听觉也开始渐渐丧失。
  「欲望超出能力所及,只配得到绝望作为惩罚。」男人镇静的看着极度痛苦
的杜克卡奥,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而这句话更是让杜克卡奥记忆犹新,他
曾经就是用这句话来教导德莱厄斯,一直以来,他的能力总是超出别人许多,在
力量至上的诺克萨斯,他获得了许多。然而,没到一个欲望得到满足,总会衍生
出新的欲望,一个更高级的欲望。但都被他轻而易举的满足。他见过太多的人,
有着超出他人的欲望,却只是个无能之辈。对于这种不自知的愚蠢之徒,杜克卡
奥总是会以神的眼光来审判他们,降下最深的绝望来作为惩罚。然而,最终的最
终,真正被神将以绝望作为惩罚的,却是他自己。
  「呃啊啊啊!」杜克卡奥的身体扭曲着,痛苦的惨叫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根本
没人能听得到。
  「你的身体将化为齑粉,你的心脏将成为代价。你会永远和你的世界在一起。」
  杜克卡奥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在被剥离,先是毛发,再是皮肤,肌肉,组织,
还有骨骼。每一根肌腱,每一根神经,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全都化为乌有。
闪电的禁锢囚笼中,只剩下一颗漆黑的心脏。
  几乎是所有人同时察觉到,身体开始听从大脑的指挥了。班德尔城的混乱仍
然在继续,但诺克萨斯人毕竟有限,有民意支持的「主舰斥候队」和「麦林突击
队」在提莫和崔斯塔娜的带领下,已经占领诸多要点。反倒是这座被炸的残破不
堪的实验室无人问津。
  大火有了熄灭的趋势,另一个房间里的金克斯还在开心的游戏着,根本听不
到感觉不到现实中发生的一切。如果她能知道,或许会发现这个混乱的现实比游
戏更加惊险刺激。
  研究资料散落一地,座椅柜子横七竖八的倒着,还有五具尸体。在这无人问
津的角落,就在几分钟前,正在发生着争夺整个世界的战斗,现在,不过是一片
废墟。
  那个杜克卡奥曾经站着的位置,此时只有一颗七彩透亮的圆球,光芒温润,
晶莹剔透。一滴乳汁落在圆球上,接着两根纤细的手指夹住圆球,举到面前。另
一只手的大拇指撩过褐色的乳头,将蹭着乳汁的大拇指放在唇边,浅浅的舔舐了
一口。
  「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呢。咯咯咯咯。」乐芙兰没有去看地上的狼藉和那些熟
人的尸体。将圆球收下后,便消失不见了。
  之后,没有了黑默丁格和诺克萨斯的军队,班德尔城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样
子。主舰斥候队和麦林突击队开始重新组建,继续传承自己的番号,之前牺牲的
队员也被追加了烈士,妥善安置。同时,由于伊泽瑞尔用生命的代价摧毁了熔炉
和瓦罗兰之眼,整个世界的魔法屏蔽消失,再加上诺克萨斯军队损耗严重,再也
难以掌控艾欧尼亚和德玛西亚,魔法师的抵抗渐渐出现,再之后,反抗运动呈燎
原之势,很快,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都推翻了诺克萨斯的统治。
  作为整个事件开端的皮尔特沃夫也在黑默丁格死后,诺克萨斯大势已去的情
形下开始恢复正常,反倒是诺克萨斯的社会如今群龙无首,斯维因隐退后不知所
踪,德莱厄斯身死,而乐芙兰更是很久都没在诺克萨斯出现过了,不久之后,诺
克萨斯的政坛定会有一场变革。
  北方的冻原虽然解除了和诺克萨斯的同盟关系,但自身暗藏的不稳定因素依
然存在。南方的巨神峰之上,拉阔尔部族已经开始了修生养息,日月双神开始受
到同等的信奉,虽然曾经经历了不堪回首的遭遇,但如今两位女神将继续带领族
人屹立在世界之巅。而在幽静的山谷之中,总有拉阔尔人听到过凄凉婉转的箫声,
但从未有人顺着箫声发现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世界重生之日,即班德尔城光复之日。这之后的半年,诺克萨斯南部边境的
一处豪华私宅中,卡兰窝在自己的房间里进行着自己的实验,他在这里受雇于希
维尔,为她制作各种各样的药剂,当然,各种各样的,有时候还会亲自实验一番,
希维尔甚至不惜为此特意誊出了一个房间,这对于腰缠万贯的她来说,并不是什
么值得一提的事。
  「主人,外面有个奇怪的家伙想要见您。」管家右手横在腹间,微微躬身。
  「奇怪的家伙?」希维尔放下高脚酒杯,有些慵懒的说道。这些天没什么任
务,她也落得清闲。
  「是,那家伙驼着背,戴着奇怪的面具。说是来还钱的。」
  希维尔的喜悦浮在脸上,眼眸子里闪烁着惊喜的光芒,刚才的慵懒一扫而空。
连忙站起身来向外走。管家从未见过女主人有这种反应,对于家底殷实的女主人
来说,不过一个还钱的而已,却让女主人如此高兴。
  「能否冒昧的问一句,那个人是谁?」管家没有管住自己的嘴,但是他确实
好奇,这个服侍了若干年的女主人第一次如此反常。
  然而希维尔并没有责怪管家的无礼,反而直截了当的回答道:「那个人,是
我的债主。」说完,正了正衣冠,笑着向门外走去。
  后记:这些天依旧晴朗,杰斯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不仅仅是因为好天气。
如今的他有义务带领皮尔特沃夫走上正确的道路,而今天,繁忙的事物刚刚好可
以告一段落了。
  打开实验室的门,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继续进行自己的研究了,虽然黑默
丁格的实验室被罗伯特逃跑之前一扫而空让他有些失望,但不管怎么说,他回来
了。
  杰斯摸了摸半边脸上那因为掩盖烧伤而佩戴的面具坐了下来,渐渐习惯了这
种坚硬材质的触感。但是想要恢复中断许久的研究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靠
在椅背上,开始整理着思路。
  「咚咚咚。」干净利索的敲门声拉回了杰斯的思绪,虽然有些不快,但他还
是应了一声。
  门外,站着一个健壮而干练的男人,典型的艾欧尼亚着装,被遮住的双眼,
这个形象只有一个人。
  「李青?」杰斯难免惊讶,自世界重生之日之后已有近一年了,这是头一次
见到老朋友。
  「别挡着,不欢迎我?」李青笑道,他曾在这间屋子里救了杰斯一命。
  「不,不。」杰斯连忙将李青让进来,抽过一把椅子。
  「啊,还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来这里,感觉不错。」李青毫不客气的坐了下
来。「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艾欧尼亚怎么样?」杰斯随手关了门,自己也坐了下来。即使是熟
人见面,必要的寒暄客套还是少不了的。
  「啊,基本已经恢复了。索拉卡大人现在主持着总体的事物。没办法……卡
尔玛她……」说到卡尔玛,李青的表情有些凝重,但随之又一扫而空。「嗨,这
不弄得连我这种莽夫都要来帮忙做这些事了。」
  「嗯?你是说?」
  「没错,我这次来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来送协议的。」李青从怀中掏出一纸文
件。
  「协议?」杰斯疑惑的接过文件,仔仔细细的浏览着。
  「是的,艾欧尼亚向来追求包容与和谐,不少人在这次的灾难中感受到了科
技的神奇和威力,所以索拉卡想和贵邦达成协议,接纳这些爱好者来学习科技,
这些人之后的去留全靠他们自己决定,艾欧尼亚不会进行强制措施。」
  「艾欧尼亚……就科技爱好者……派遣至皮尔特沃夫协约意向书……」杰斯
越看越高兴,看来科技的影响力确实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了。「当然,我会在议会
上努力争取的。」
  「看到你们都很忙,没有沉溺于过去,我由衷的高兴。」
  「人必须要向前看。对了,慎呢?均衡教派还在振兴中吧?」杰斯在脑海中
搜索着一个个曾与他一同经历灾难的同伴。
  「嗯,那家伙成长了许多。一边主导着均衡教派的重建,一边积极参与着艾
欧尼亚的政务。不过据说在德玛西亚的西南郊的一个镇子里,出现了几名女忍者,
使用各种妖媚淫术,但好歹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虽然不情愿,但这些都难
免会让慎联想到他失去音信的同伴。我想一旦教派和艾欧尼亚的事务告一段落,
他应该会去查探一下真相。」
  「不管怎样,有明确的目标总是好的。你呢,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送信吧?」
杰斯起身倒了两杯咖啡,一杯放在李青面前,另一杯端在自己的手中。
  「我此行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诺克萨斯监督委员会的艾欧尼亚代表,没办法,
这种苦差事只能我来了。」李青苦笑一声,吹了吹滚烫的咖啡。
  「我听说监督委员会并不顺利。」杰斯小心翼翼的嘬了一口,差点烫到了舌
头。
  「当然,现在战争学院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原本诺克萨斯在战后的政坛就
非常乱,没有一个一锤定音的角色,监督起来更难。虽然当时的德玛西亚在易和
一帮德玛西亚人的带领下反抗成功了,但自身同样很虚弱。佛雷尔卓德虽然断绝
了与诺克萨斯的往来,但这些野蛮人似乎对于我们的事务并不关心。而且德玛西
亚现在也缺乏一个有力的领导角色。总之,现在除了艾欧尼亚和皮尔特沃夫,都
是一片混乱。」
  「德玛西亚……不是有个将军还活着吗?」杰斯若有所思,回想起他在德玛
西亚逃难的日子,总是听闻有个将军没有战死,回来解救他们。
  「盖伦?」李青笑了笑,不只是嘲笑还是苦笑。「有旅行商人说在恕瑞玛沙
漠的入口看到过一个身着残破铠甲的男子,从外貌描述来看很像他。但是没有人
确定,现在大家都在说盖伦是为了穿越沙漠到厄尔提斯坦,寻找那个可以让时光
倒流的神。不过,传说总是传说,现实就是,不光是他,就连冕卫家族目前都找
不到任何人,据说城破时被杀光了。」
  「他,我记得还有个妹妹,叫……拉克丝?」
  「哼,没错,被带到诺克萨斯了。现如今,整个诺克萨斯断然否认,说他们
不知道拉克丝的行踪。我也搜查过了,丝毫没有找到拉克丝的踪迹。」
  「真是奇怪。就没有其他的贵族了吗?」
  「城破时都被杀光了。倒是有一个劳伦特家的小姐,据说现在占据了德莱厄
斯的宅子。终日闭门不出,只在晚上能听到几声狗叫,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李
青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哎,总之,麻烦事太多!」
  「这就要走了吗?」杰斯放下咖啡杯也站了起来。
  「嗯,时间有点紧。而且说实话,我想把艾瑞莉娅带回去。」李青用手怕怕
裤子,整理了一下褶皱。
  「你是说那个名……」杰斯听说过诺克萨斯名妓的故事,但是联想到之前在
艾欧尼亚和她有过一面之缘,那个英武非凡的女子让杰斯很难联想到妓女。「你
确定你能带她回来吗?」
  李青撇撇嘴摇头道:「不知道,总感觉她变的很奇怪,女人嘛,猜不透。要
是她不想回来我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总之尽力吧。」
  杰斯点点头,帮李青拉开门:「忙过这一阵,多来看看。」
  「哈哈,非常乐意!」李青和杰斯握手道别。临走时说道:「下次,请我喝
茶。」
  「哈哈,好,一定!」


相关链接:

上一篇:【枕边交易】1 下一篇:【LOL同人主宰之力】16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